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你被欧阳志远给打了?哪个欧阳志远?”耿朝辉一听,不由得勃然大怒。自己的儿子,谁敢殴打?

    “欧阳志远?就是那个帮助韩建国灭了刘钟书全家,杀光了柳烟门杀手的欧阳志远?”耿建文一听,脸色一变,惊异地看着父亲。

    耿建生大声道:“就是那个帮助老东西的欧阳志远,爸爸,我差点被他打死。”

    耿朝辉一听,连忙道:“儿子,伤到哪里了?没事吧?”耿朝辉很担心自己的儿子,不知道儿子被打成什么样了,伤势如何?

    耿建文冷声道:“爸爸,你放心,你听听你这个小儿子的底气多足,像被打伤了吗?还有汽车的鸣笛声,他肯定在车里。”

    耿建文和耿建生虽然是亲弟兄俩,但耿建文一点都看不起这个纨绔弟弟,自己这个弟弟让父亲溺爱坏了,他的那份财产,早晚要败光。

    耿建生大声道:“爸爸,你要给我报仇呀,我快被欧阳志远给打死了。”

    耿朝辉沉声道:“说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耿建生大声道:“爸爸,我在皇冠大酒店看到了韩贝贝和欧阳志远在一起,我去叫韩贝贝,欧阳志远吃醋,他立刻就打我。爸爸,给我报仇呀,我要韩贝贝。”

    “韩贝贝和欧阳志远在一起?韩贝贝的病好了?这个丫头可是脑瘤,没有哪个大夫敢给她动手术,她不是快死了吗?”

    耿朝辉大声道。

    耿建文看着父亲道:“根据可靠消息,韩贝贝的脑瘤,被欧阳志远用中医针灸,治差不多了。就因为这样,韩奉诚和欧阳志远的湖西市,签订了三百亿煤化工产品的合同,”

    耿朝辉一听,惊异地看着耿建文,脸上顿时露出后悔的神情道:“韩贝贝的脑瘤治好了?欧阳志远的医术居然这样高明?韩贝贝的脑瘤,可是走遍了世界很多著名医院的,没有人敢给她动手术,我这才没有反对建生和韩贝贝断绝关系。”

    耿建文看着父亲后悔的样子,他知道,当初自己的弟弟追韩贝贝的目的,就是想和韩奉诚结亲。金国的奉诚集团可是金国最大的煤化工集团之一,他的资金极其雄厚,据说达到了万亿。

    后来韩贝贝得了脑瘤,没有人敢给韩贝贝做手术。弟弟一听说韩贝贝得了绝症,就不想再继续,父亲也没有反对。

    现在,关系断绝了,但人家的脑瘤好了。

    耿建文道:“爸爸,您不要后悔,看来,弟弟和韩贝贝没有缘分。”

    耿朝辉对着电话道:“建生,你听好了,先不要招惹欧阳志远,等爸爸替你报仇雪恨,所有对我儿子不利的人,都要死。”

    耿朝辉放下了电话,看着儿子耿建文道:“建文,欧阳志远这个人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耿建文低声道:“爸爸,当刘钟书想干掉老东西,欧阳志远帮着老东西灭了刘钟书全家的时候,我就派人在调查欧阳志远。欧阳志远这个人的背景十分的强大,他的未婚妻叫萧眉,是华夏国山南省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女儿,而欧阳志远的外祖父,是华夏国的第二把手秦天涯,所以,建生这个仇,我们最好不要报了,欧阳志远这个人,我们招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欧阳志远的背景这么厉害?”

    耿朝辉一听儿子这样说,他不由得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耿建文多按点头,低声道:“爸爸,咱们求的是财,要的是金国恒丰集团,何必去招惹咱们惹不起的欧阳志远?欧阳志远能轻易的灭了刘钟书和柳云生,何况我们?”

    耿朝辉沉声道:“那你弟弟的打,白挨了?”

    耿建文笑道:“小不忍则乱大谋,一顿打而已,这也让弟弟长长心眼,什么人能惹,什么人不能惹,免得他到处招惹是非,吃一堑长一智。”

    耿朝辉点点头道:“建文,你说的对。但是,欧阳志远和韩建国的关系复杂,咱们要是吞并金国的恒丰集团,欧阳志远肯定不会放过我们。”

    耿建文道:“爸爸,等我调查清楚欧阳志远和韩建国这个老东西的关系再做决定,嘿嘿,我们不急,但是台岛和新大坡的人就怕要着急,嘿嘿,这两方人马,早就等不及了,他们就要行动了,爸爸,咱们何不来个坐山观虎斗?等他们两败俱伤,嘿嘿,咱们再出手,您看如何?”

    耿建文阴笑着看着父亲道。

    耿朝辉还是有点担心的道:“好,但就怕老东西提前做准备,把咱们的恒丰股份,全部转给他的孙女韩月瑶。”

    耿建文哈哈大笑道:“嘿嘿,就算转了也不怕,老东西一死,韩家的势力,就树倒猴孙散了,她韩月瑶还能有几天好活?到时候,咱们再把那丫头咔嚓了,哈哈……,这里还是咱们的了。”

&n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