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车,立刻停下。高杰迅速推开车门下车,拉开后车座的门,在看到眼前情景时,再次傻了眼。

    突然停车,一直在喉间压抑着的猩甜往上翻涌着,胸腔震动,血从嘴里吐出来,溅了顾衍深一身。慕晚歌眼前一黑,身体一软,陷入半昏迷状态。

    “顾总?”

    高杰也被眼前的突发状况给震惊到了,对上一脸阴沉的顾衍深,一时间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把已经这样的慕晚歌扔出去。

    顾衍深眼神阴鹜的看着耷拉着脑袋的女子,苍白的唇角上面还沾着鲜红的血液,拧着的眉峰,一脸痛苦。

    盯着好几秒,顾衍深声线紧绷的开了口:“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高杰立刻应声,重新上车,车再次前行,车速明显加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慕晚歌很难受,灼烧着的五脏六腹,像是肠子都缠在了一起,很痛。不知道自己靠着什么,熟悉的烟草味扑鼻而来,勾起意识薄弱的慕晚歌跌进回忆里,很多画面涌进脑海中,掀起心底万千情绪。

    借着脆弱时,像是打开了一个闸口,压了两个多月的情绪宣泄着。温热的液体从眼眶里涌出,越涌越多。

    嘴里喃喃低语着,不知道在含糊不清的叫着谁的名字,顾衍深准备扯开慕晚歌的大手刚扣上她的肩膀,只听怀里的女子软软的低吟着喃喃自语:“XXX,我疼……”

    前面的字听不清,但最后我疼两个字却很清楚。无助,悲伤。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,也不知道触动了心底的哪一点,手放了下来,任慕晚歌靠在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但这状态并未维持多久,慕晚歌哭的伤心眼泪像是不值钱般,很快顾衍深在感觉到胸口湿了一大片时,俊脸一沉,几乎是没犹豫的抬手把靠在他怀里的女人直接一把推开。

    慕晚歌在被推开的时候,粘乎乎的鼻涕扯的很长,顾衍深的脸彻底黑了,直接冷着脸脱了价值不菲的西装外套摇下车窗丢了出去。

    高杰看着顾衍深的动作,余光扫了一眼在椅子上缩成一团的慕晚歌,顾总这最想丢下车的应该是她吧。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“唔。”

    喉间发出痛苦的低吟声,慕晚歌慢慢睁开双眼。入眼一片白,空气中有熟悉的消毒药水味道,让她明白自己在医院。

    看着病房里的布置,慕晚歌下意识的蹙眉,这样的病房一晚所需的费用根本就不是她能承受的。

    慢慢坐起身,熟练的拔了针管,拿过放在一边的棉签按住手背同时下床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起来了,快躺回去休息,年纪轻轻的怎么就酗酒,喝的胃出血,还不好好养着,要不要命了。”

    护士推门而入看到自己拔了针管起身的慕晚歌,立刻上前。语带责备,却没有恶意。

    “护士小姐,请问你知道谁送我来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护士小姐摇摇头,站在病床边拿起针管准备重新给她打点滴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慕晚歌礼貌拒绝,见护士一脸错愕的看她又轻声补充了一句:“我没钱住院。”

    倒没什么自卑,只是在陈述着事实。

    “费用问题不用担心,已经缴过钱了,你只需要好好休息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护士说完,帮愣住的慕晚歌重新打好点滴,就去了其他病房。直到病房门关上,慕晚歌才从刚刚护士的话里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送她来医院还帮她缴费。

    是谁?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