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下一场,倾雪练对战陈香君!”

    “倾雪练和陈香君?”认识陈香君的,很快就来了兴趣:“上次幽泽鬼潭排名战,倾雪练占据了陈香君四强的名次,现在倾雪练是准备为自己强势正名吗?”

    “我看倾雪练和夏小猛一样,都没有什么真实水平。幽泽鬼潭一战,应该是他们两人走了狗屎运吧。”

    “别乱说,倾雪练的实力不清楚,但夏小猛的实力应该是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未必,我就是觉得苏卿言不战而败,来的特别蹊跷。”

    倾雪练和陈香君两人已经来到战台之上。

    陈香君冷笑一声:“看来你是知道外面的流言蜚语,所以这一次故意来挑战我了?正好,我就对你夺取15条鬼脉十分不爽!”

    陈香君道:“打完了你,然后我再打夏小猛!”

    “你怕是没有机会和小猛对决了。”倾雪练道:“让我看看你的本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让我来看看你的本事!”

    陈香君不以为意。她是从内心深处瞧不起倾雪练。

    一个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人,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。这都不说了,陈香君最不爽的就是倾雪练在夏小猛身边,仗着夏小猛的实力做靠山,然后狐假虎威,挤占了她四强名额。

    陈香君身形轻盈飞出,剑势如深渊鱼跃,高深莫测,同时又流畅无比,快得眼睛都难以看过来。

    倾雪练同时长剑出鞘。

    这是夏小猛给她的一把长剑,是当初仙海门观主的青锋剑,也算是准仙器,十分厉害。

    倾雪练对剑法不是特别擅长,好在决战也不一定非要在剑法上分出高下。

    倾雪练长剑和陈香君的剑挡在了一起,同时倾雪练用一股罡风,把陈香君强行卷开,让陈香君根本难以施展下一招的动作。

    陈香君诧异道:“你竟然是真的渡劫后境的高手!”

    陈香君以为倾雪练是在吹牛,但是刚才倾雪练所表现出来的实力,也确实是渡劫后境!

    陈香君继续剑锋试探。

    这一次,陈香君再次被倾雪练震飞。

    陈香君心中再次讶然:“这个倾雪练,同样是渡过了七彩神雷的绝顶高手,力量也带了一些神性,不比我差!”

    第三次!

    陈香君总结了自己的弱点,和对战倾雪练的劣势,同时分析出自己的优势。

    她看出来,倾雪练剑法并不怎么样,胜在灵力雄浑,而她手中还有仙级剑法,这是她最后能够制胜的关键!

    陈香君是日月剑宗的大小姐,而日月剑宗是以剑为存,当然手中最强的功法,是仙级剑法!

    陈香君丹海当中,豁然出现了一柄银白色的小剑。

    这柄小剑是陈香君自己凝聚的剑心,同时陈香君的身体,也发生了一些变化。

    陈香君全身冲出恐怖剑意,而她的肌骨,也变成了剑骨。

    剑心剑骨一出,陈香君的气势,攀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!

    夏小猛一惊!

    倾雪练立刻施展星幻神诀,同样是仙级功法!

    陈香君却是看破了倾雪练的星幻神诀。

    陈香君道:“我的剑气之内,没有幻术能够瞒得过我!”

    银白色的剑气冲天,顿时漫天都下起了白色的剑雪。

    这些剑雪,每一片都带着逼人的杀意,而每一方寸之间,都带着这恐怖的凝杀之威!

    倾雪练喝道:“星幻神诀,星帝寂灭咒!”

    倾雪练奋力用剑,来激发星幻神诀的威能,而同一时间,天空宛如斗转星移一般,白天黑夜瞬间替换,随后化成极为恐怖的力量,迎面扑向陈香君!

    陈香君的仙级剑法《日月神剑诀》,招式也同时铿然而出!

    银白色的剑意,几乎是一瞬就转换成了金色剑意,好像是朝阳出现一般,而下一秒,又变成了月白的光芒。

    日月神剑诀,这是日月剑宗当年最强者陈绝顶,所留下的最强功法,超越日月剑宗的仙级剑法《日月剑经》。

    当然,日月神剑诀,也是脱胎于日月剑经当中,但威力更甚!

    有了日月神剑诀之后,纵然这么多年来,日月剑宗已经没落了很长一段时间,可依然还是没有高手敢来日月剑宗挑衅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日月神剑诀和星幻神诀,相互硬撼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澎湃的力量,哪怕是剑决的主事,都感到十分的震撼和心惊!

    倾雪练倒退,撞击在战台的护阵之上,同时青锋剑倒插战台,总算是止住了自己落下高台的窘况。

    而陈香君,却是没有止住自己的身形,飞出战台,吐了一口血。

    剑决主事道:“大小姐是渡劫初期,虽然有日月神剑诀,但对方的功法和神器都不弱,各方面的条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