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宁元城冷冷的拍了拍自己的衣袖,这才冷声道:“不要妄想再碰本王一个手指头!”

    夜华璃嘴角一动,宁元城便又道:“陈太医,你这医术难不成也被她的把戏糊了?这女人一看就没有一点儿的事情!刚才故意装晕装死的,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夜华璃突然站起身,看着房间的人两眼一黑。

    “小姐!”鸳鸯连忙跑上前去扶住她,哭哭啼啼道:“小姐,您没事吧?”

    小、小姐!

    夜华璃的脑海之中有了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,而后再看一眼四周,小声问:“请问,你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坐在床边的夜子凌见状,哭的更是凶残了。

    “哎哟,我可怜的女儿哦!这次怎么感觉更傻了?!”

    夜子凌哭完,皇太后这才皱眉:“陈太医,你再给华璃把把脉,看看怎么回事!她还还有大碍?”

    陈太医抱拳,夜华璃被鸳鸯扶着在床边坐下之后,陈太医这才为其把脉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陈太医这才收了手,看着皇太后抱拳:“这夜大小姐的身体也当真是奇怪的很,不知道可是曾有高人帮助还是她体质异于常人,她身上的毒虽然时有时无,已经暂无性命之忧!”

    听见陈太医的话,皇太后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此时的夜华璃再看向房间里的人,这才多了一抹打量。

    这些人统一的古装服装,尤其是那老妇人,一看她那衣服和金光灿灿的头饰,夜华璃就知道,这不可能是现代的拍戏!

    然后她突然明白,自己……穿越了!

    这想法让她心里一惊,却始终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“求太后娘娘为草民做主啊!我这可怜的女儿被五殿下打的更傻了!”夜子凌说完,一下便跪在了皇太后的面前。

    皇太后皱起眉头,此刻一系列的变故让她也不那么愤怒了,她看了一眼坐在那动也不动的夜华璃之后这才看向宁元城:“元城,如今哀家说罚你娶了华璃你是否不服?”

    宁元城一听,抱拳忙道:“是,孙儿不服!孙儿绝不会娶这个女子!”

    夜华璃回头看向宁元城,只见他说这话的时候眼底全是厌恶之色,心里只觉得猛然的一抽。

    摸着心口,她好像感受到了前身的心在微微颤抖着!

    为什么会如此,夜华璃想,也许前身真的是很喜欢眼前的这个男人,而他也当真是伤害了他吧!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服!那么哀家换个惩罚方式便是!”皇太后缓缓开口,唇角微勾:“颂姬塔似乎有许久没有关人了吧!上次好像还是三年前?”

    “皇祖母!”

    “怎么?你是害怕?”皇太后看向宁元城,眼底带着最后的希望:“若是你与华璃在里面相处七天七夜都不能有感情的话!那么哀家也便做主让你们解除婚约!至于你父皇那边,哀家自会去说,如何?”

    “那孙儿和华鸢的婚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二人的婚事?”皇太后唇角带着几分冷笑,看向夜华鸢:“你觉得凭着她一个庶出也有资格给你做妃?别说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